郑永年:中美商业战,“地缘政治又回来了”_财经_财经_星岛环球

原题目:郑永年:中美贸易战,“地缘政治又回来了;

北京时光周五清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订了一份针对中国“经济侵犯;(China’s economic aggression)的总统备忘录,宣告就中国在钢铁、铝贸易和常识产权方面的行动,向500亿美元的中国对美出口商品征收处分性关税,同时限度中国对美直接投资。

随即,中国也做出强硬回应——

中国驻美大使馆就美国301考察结果发表申明,称“如果美方执意要打(贸易战),我们将奉陪到底;;

中国商务部宣布了针对美国入口钢铁和铝产品232办法的中断减让产品清单,拟对自美进口局部产品加征关税,大概波及美对华的30亿元出口(针对十多少天前美国的关税决议);

今天下战书,外交部也回应称,“美方有关人士错判情势;来而不往非礼也,咱们会奉陪到底,不要捡了芝麻丢西瓜;。

局势严重,不问可知。美国国内,当日道琼斯产业指数大跌2.93%,标普和纳斯达克指数分离大跌2.52%和2.43%。受紧张情绪影响,今天沪指跌幅也超过4%。

毋庸讳言,逾半年以来,中美经贸摩擦,一直是一个横亘在中美关系前的重要话题,也是媒体、学者等高度关注的问题。对此,各类观点也很多,甚至有一些不合。有的观点认为,特朗普大略率还是敲诈中国、为国内中期选举造势;也有一部门达观者认为,国内此前对美国有必定水平误判,中美经贸必有一战;当然,还有学者已经为双方可能的“交战;算清了底牌……

今天侠客岛推举一篇文章,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讨院(IPP)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教学的《中美商业战或将演化成为全面冷战》,从宏观层面剖析了近年来的中美关系,认为“中国威胁论;始终是以西方国家为主体的国家群(即西方国家和它们的盟友)的一条对华外交主线。侠客岛略有编纂。

                                  

“中国威胁论;始终是以西方国家为主体的国家群(即西方国家和它们的盟友)的一条对华外交主线。冷战结束之后,“中国威胁论;已经阅历了好几波。每一波“中国威胁论;浪潮轻则歪曲和诽谤中国,侵害中国的国际形象;重则影响所在国的对华政策,妨碍甚至围堵中国的崛起。

2018年,合法中国在积极预备新年主场外交的时候,新一波“中国威胁论;浪潮扑面而来,并且比以往来得更凶悍和普遍。

这一波“中国威胁论;浪潮覆盖整个西方世界和它们的盟友,包括美国,欧洲的德国,亚太地域的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等国。一些国家的政府官员公开出来“警告;中国,而另一些国家则政府在背地,民间人士在前,责备中国。

各国政界和学界尽其所能,已经制作了一大堆的新名字,例如“锐实力;、“债务帝国主义;、“新帝国主义列强;、“修改主义者;等等。尽管西方在发明概念方面一直被视为严正当真,但在攻打中国时,造词一点也不迷信了。一些人试图用学术的态度和方式来分析这些概念,但空费心理,由于这些基本就不是像样的学术概念,在学术上不值得斟酌。

无力

说穿了,西方的“反华;力量所要做的就是要营造一个新的冷战环境。和中国产生一场新“冷战;甚至热战一直是西方“反华;力量梦寐以求的。简略地说,西方的新一波“中国威胁论;树立在西方近年来风行起来的至少三个新“冷战思维;之上。

第一,西方对中国发展进程中的政治制度抱暗斗思维。近代以来,政治制度的不同往往是国家之间抗衡和抵触的主要本源之一。在这方面,西方跟中国的价值观全然不同。中国信任不同政治轨制协调共存,而西方往往把存在不同政治制度的国度视为竞争者甚至敌人。

长期以来,西方相信随着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实行,中国调演变成西方那样的自由民主制度。但当西方看到中国不仅没有走西方法“民主道路;,而且发展出了自己的政治模式的时候,西方就莫名其妙地感到到了“威胁;。

今天,西方根本的断定是中国的“威权主义;趋于永恒化。对西方来说,更为严格的是,中国的“威权主义;政治体系已经对非西方国家发生很大影响,越来越多的国家会仿照中国的体制。在西方看来,这是对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最大挑战和最大“威胁;。 

第二,对中国经济制度的冷战思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制度渐趋成熟,形成了具备自己特点的“混杂经济模式;。近年来,西方一直在炒作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概念。今天西方所认为的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内外部影响,主要包括如下几个层面——

1. 国家资本主义导致中海内部市场的不开放,西方企业在中国失去了“竞争力;;2. 中国国有企业在国际市场上政治准则高于经济原则,影响西方企业的竞争力;3. 国家资本主义是中国“外部扩大,880kj直播现场开奖;的重要政治工具。正如前苏联经济模式是对西方自在资本主义模式的最大威逼,今天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已被以为是西方自由资本主义的最大经济要挟。 

第三,对所谓中国“新帝国主义;的冷战思维。改造开放以来,西方对中国的战略基础上包含三个方面:围堵和遏制中国突起,至少避免中国挑衅西方的霸权;激励中国进入西方主导的世界系统,不想失去中国,即不想让中国成为另外一个“苏联;;把中国改为一个相似西方的国家。

但现在这些选项都没有了。西方的新冷战思维是:西方既没有能力围堵遏制中国,也没有才能改变中国。因此,一个可行的挑选就是中国变成另一个“苏联;,这样西方至少可以团结起来尽最大的努力遏制中国的扩张,并且也能孤立中国,和西方进行一场新的“冷战;。 

特朗普政府2017年12月、美国国防部2018年1月分辨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与《国防战略呈文》,都直接称中国和俄罗斯是美国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并声称美国将凑集资源应对中俄的挑战。无比有意思的是,白宫消息发言人把美国的这份《国家安全战略讲演》称之为美国“新时代的新国家安全战略;。这种称说和中国引导人所提出“新时期;相响应,其针对中国的目的昭然若揭。 

美国防长马蒂斯(James Matis)最近在缺席完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返回美国的途中指出,美国决定公然称中国和俄罗斯是战略竞争对手,并非美国的本身取舍,而是国际安全局势变化带来的必定成果。他说:“将竞争关系公开化的行为是(中国)将南海的岛礁变成军事哨所。在欧洲将竞争关系公开化的行动是俄罗斯越境侵犯克里米亚,以及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支撑分别分子。;

再者,一些西方国家对“一带一路;有了新的冷战思维,认为这是中国国际扩张主义的体现。德国外长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最近的舆论可以视为西方国家态度的变更。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这位外长宣称中国借“一带一路;打造有别于自由、民主与人权等西方价值观的制度,自由世界的秩序正在崩溃,西方国家应该提出对策。这位外长还忠告欧洲被中国和俄罗斯分化的危险。欧洲国家包括德国早先对“一带一路;倡议持踊跃态度,但现在态度呈现变化。这种变化并非仅限于德国,而是相称广泛。

“反华;

这些互为关系的思维加在一起,成为西方对中国发起“冷战;的根据。正在形成中的“中国威胁论;浪潮覆盖西方世界和它们的盟友,“反华;情绪和行为表现在各个方面,可以说是全方位的,涵盖经贸、安全、文化教导与人文交流等领域。

在经贸方面,美国已经发动了和中国的贸易战。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对中美两国都必然会造成重大丧失。特朗普政府聚焦的是美国的经济,为了美国经济,特朗普政府正在采取诸多非常的措施,尤其是贸易方面。

历届政府在考量对华贸易政策时会把贸易政策和其他政策接洽在一起,并且抱有以贸易政策转变中国的企图。但特朗普政府没有任何这样的妄图,其对华贸易表现得更为直接,就是看看贸易均衡数据。这种对单一因素的考量使得特朗普政府趋势于采取强硬的对华贸易政策。当然,特朗普政府对其他国家也如斯。

其他主要西方国家包括美国的盟友如澳大利亚和日本只管对中国的贸易依存度十分高,它们从对华贸易过程中取得了宏大的利益,但这些国家的一些政治力气声称要对中国采取强硬举动,并声称要作好筹备为此付出“代价;。以日本为中心的新版本跨太平洋搭档关系协议(TPP)起逝世复生,同时这些国家向美国开放,随时欢迎美国的回归,而发布退出TPP的特朗普近来在这方面也开始松口。

在安全方面,问题更多。中国经由这些年的努力稳固了南海局面,但美国正在推进南海问题从新“回归;安全议程。在核扩散问题上,因为朝鲜核问题,中国不仅面临伟大的国际压力(主要来自美国),而且确实也面临日益增加的核威胁。一旦被朝鲜成为核武国家,那么中国全体周边必将被核国家所包抄。更庞杂的是,美国、俄罗斯、日本、韩国等所有相干国家在朝鲜核问题上,和中国的利益不同,它们以各种情势迁延核危机,把压力转移给中国。

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议本意是为了带动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并且中国一直抱开放的立场,欢送各国参加这个倡导。不外,西方并不这么看。美国和日本始终持猜忌态度。这尤其表示在美日对中国主导的“亚洲基本设施投资银行;(AIIB)的态度上,它们一直相信亚投行是想代替美日主导的亚行。

在亚洲,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等国家为了应答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了“印太战略;,而美国特朗普政府也接收了这种思路。拉印度来反抗中国的崛起是美国和日本多年来的重点战略斟酌,而跟着“印太战略;的正式提出,这一战略会很快进入操作阶段,详细化和举动化。

这一战略大抵会从两个方面进行,即军事策略和经济战略。军事战略方面实际上已经进行了良多年,只是早些时候不这样的提法。在缭绕核兵器、南海问题、东盟等问题上,美日印澳都把中国视为威胁,并且逐步找到了“独特平安好处;。这些国家之间的军事配合已经有多年,且渐趋成熟。2017年,四国重启“四方保险对话;(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简称QUAD),确保印度洋和太平洋的“自由开放;。“四方安全对话;被视为亚洲版“北约;的开始。

当初美日印澳又开端转到经济战略层面。最近,这些国家初步达成凑合中国“一带一路;的“另外抉择;,即这些国家共同推出一个区域基础建设打算。在这方面,这些国家既有共同利益,假如协作起来也有相称的实力。

对美国来说,其所担心的是中国的“一带一路;会促成一个以中国为核心的地缘政治势力规模,从而对抗美国。因而,美国必需力不胜任地破解这个被认为是形成中的中国势力范畴圈。这也是美国接受“印太战略;的理由,认为这一战略可以维持“自由开放的亚太区;。

印度对“一带一路;始终抱异常负面的见解。因为“一带一路;笼罩许多印度的街坊国家,印度担忧其会被中国“权势;所包围。这些年来,印度提出“东进战略;,积极投资建设衔接邻国的途径和铁路。

在安全方面,台湾因素也在变得越来越重要。近来美国一直在晋升和台湾的关联来制约中国大陆,台湾当局自动配合。在两岸形式缓和之际,台湾的强硬派走上台面,他们盼望中美之间陷入一场“冷战;,相信“冷战;局势有利于保持台湾的现状,并打算在这个过程中寻找“独破;的机遇。

能够预感,无论是“印太战略;仍是“四方安全对话;或者其余的组织,一旦针对中国的同盟或者网络构成,那么其功效会一直扩大,终极涉及网络安全、外太空安全、核安全等范畴。“北约;的历史就阐明了这一逻辑。

人文

甚至在文明和人文交换方面,一场无硝烟的战斗也已开始。

和从前几波“中国威胁论;浪潮不同的是,从前都是美国在挑头,鼓动其他国家加入。但这次是其他国家在挑头,鼓动美国来介入。实际的情形是,当美国挑头时,其他国家不见得一定要加入,因为其他国家感到有美国在行动就足够了,它们自己不仅不必参加(至少不要那么起劲参加),而且可以和中国做生意。但这次,因为美国的特朗普要美国逐渐从国际事务中退却,这些其他国家感觉到了要挑头对敷衍中国。如果这些国家胜利游说美国加入,那么这一波“中国威胁论;浪潮要远超从前。

美国一直是西方世界秩序的核心。或者说,全部西方世界的秩序是由美国组织起来的。现在,特朗普不想做世界秩序的组织者和首脑了,很多国家就担心忧愁起来。这种忧虑情感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越来越浓厚,德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很多国家甚大公开表白出来。很多事件,这些中等国家自身做不了,但一联合美国它们就可以做了。或者说,这些国家各自的气力太疏散,美国可能起到一个组织者的作用。美国事否和它们站在一起,对它们来说至关重要。

今天,这些国家开始采用两种计划:

其一,持续邀请美国回来成为它们的首领。它们的尽力也有功效,特朗普开始不那么坚持“美国优先;了,至少对美国的盟友来说。在一些方面,特朗普也不那么保持双边主义了,而是强协调盟友合作的重要性;

其二,这些国家本人开始行动起来,通过把中国视为“竞争者;和“敌人;把自己组织起来。TPP是这样,“印太战略;是这样,“四方安全对话;也是这样。从前是美国倡议,这些国家再参加;现在是这些国家先倡议,再煽动美国加入。 

新一波“中国威胁;声音到处可见。不同的反华力量正在集合在一起,形成对中国越来越大的压力。在国际政治和外交关系上,A国对B国的外交政策是基于A国对B国的基本判断之上的,等于“友人;,还是“敌人;?一旦A国判断B国为“敌人;,那么A国就会动用所有的力量来应付B国。

二战停止之后,美苏之所以造成冷战局面,就是因为美国所做的这样一个判定,而两大营垒之间全方位的竞争也从此开始了,直到苏联的解体。今天,中美两国之间也正面临着这样一种情况。

起源:侠客岛 文:郑永年

相关的主题文章: